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同学录·文章 人生难得七七三  

2011-09-20 06:48:42|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难得七七三

张嘉树

      在共和国那次历史性的高考1977过程中,我们辽师大政治系原本是只招两个班的,就是一和二。三班是“超生儿”。

      因为是文革后首次恢复高考,在录取方式上有许多不完备之处,导致我们在落选之后又搭上“末班车”。我本人当时考了265分,而且还是辽宁的作文状元,但是因为不懂得技巧,天真地第一志愿报了周总理的母校南开,第二志愿报了北大,最后又回到了庄河青年点赶了几个月牛车。

       1978年3月,15个与我类似的考生被辽师政治系录取为“走读生”,于是有了七七三。

       这个集体很有意思,很有特点。我们虽然没有和一班二班一起拥有住寝室的浪漫经历,但是我们每天一早起来去黄河路挤无轨电车也很有乐子。常常是人上了车,而书包里的饭盒里的炒土豆丝却挤撒了。而且,与一二班最不同的是,我们不仅天天回家,而且经常串门。这大概也是一二班不可及的事情。

      我们班10男5女,各有特色。我在我们班是最小的,入学时还不满18周岁,还有一位林跃先,比我还小一个月。和这些大哥大姐同窗四载,真是胜读好多的书。班长于进才最大,1946年生,我记得他家住在民寿市场附近。书记王振兴后来和我骑自行车走读,一放学就满街找电影看。文革前的那些好片子《刘三姐》什么的都是这个时期看的,而且还写了不少影评。李福源来自大连驻军,是山西人,那时每周三下午政治学习,凡有华国锋的报告我们都请他读,因为声音太像,倍感亲切。李国辉颇有铁路工人家族的豪爽,每每与“高干子弟”阮晓浒下象棋难分伯仲,争吵不休。小阮精通俄语,学英语颇费气力,韩老师领他读单词“Motherland”,他却读成“马栏之”,后来被院方特批免修此科。王成伟与我都是属鼠,却不同岁,他当时家在七顶山,我们几个男生放暑假去过他家,帮他挑水浇菜地。刘杰是手风琴手,每每《马刀进行曲》拉的大家热血沸腾。我也是文艺骨干,记得系里文艺汇演,我穿上西服登台主持,还为我们班填词改编了一首《毕业歌》。

       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共和国同龄人于沛霖,课余时间,我们常在一起,读读唐诗宋词,谈谈家国大事。当时团支部组织委员沈丽荣发现了这一动向,及时找我谈心,说“于这么大年龄没入党,一定是思想有问题,不要和他接触过密”,对此话我是半信半疑。她不许我和于来往,后来她却和于接触甚密而且结婚成亲。这件事至今在大连各界传为佳话。不过让我们欣慰的是,他们二人后来没有沉醉爱河,而是比翼齐飞,一个做了我们政治系演变而生的法学院院长,一个成为卓有成绩的女干部、全国人大代表。

       我们班里共有五朵金花,除了小沈,还有王润珠、段欣妤、阎利民、马爱凤。王大姐还在家乡教书,很是安逸;段小姐移居加拿大,鲜有联系。小马也不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一班的赵凤平谈上了恋爱,毕业后结婚,也是彩翼双飞凤了。她是我班最小的女生,但比我还大五岁。后来,我们班又来了两位新老人,都是从七八级跳上来的,一位叫李树明,一位叫邹元圣,大家在一起亲如一家,不在话下。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三班和一班二班的同学都非常友好,来往很多。印象最深的当属我和王政佳,我们经常诗词唱和,还成立了一个菊花诗社,以弘扬旧体诗之国风。当时与张建华、李文鹤并称“政治系四大才子”,李文鹤携佳人小唐荣归故里,让我等好生艳羡。因为写作走得近些的,还有一班的刘晓光、王惠祖、万世杰等人。刘晓光也是大连美男子,记得当时在我们这个主楼的外语系有位校花叫宋晓霞,我对她一直是“只可远观”,不敢搭讪,晓光还敢和她在楼前打羽毛球,让我十分佩服。而二班刘志新作为大连人,我们似乎把他当做了编外同班,他毕业后分到丹东,我还特地去看他。

       我们三班是一个很特殊的集体。毕业后,大多都在大连,聚会的机会也多。但是我总觉得,这种情感不如一二班同学那么浓。这是我们应该学习和加强的。如果有再一次,我一定要选择一个住校的学来读。

     不过,人生最纯真的友情还是同学。在我的人生里,难得有七七三这样一段经历。我至今还留恋七七三班那时的一切,特别是“小张”“老王”的称谓。过去的一切,不论缺憾还是完整,都好。班级的思想,影响我的成长;同学的精神,值得光大发扬。最近听说我班刘杰的儿子和一班刘晓光的公主成了亲,实在是可喜可贺,值得提倡。如果可能,我们所有的后代或者后代的后代,都应该结亲。

      真的。

 

同学录·文章 人生难得七七三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同学录·文章 人生难得七七三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2006年春节,773班难得17个人大团圆!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