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品京论戏——  

2011-07-14 09:02:42|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京论戏话国粹

——看广电人表演京剧所想到的

那一天是小年前夜,瑞雪飘飘。大连新闻界在广电演播厅举行迎春联欢会,俗称“小春晚”。这是广电和报业两大航母整合之中的一次交流和展演,各家都把十八般武艺亮了出来。春花绚烂,一枝独秀。姚建阁、李新等十几个人表演的《南腔北调春满园》,行头在身,脸谱炫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让我感到,广电人是深深地爱着京剧,懂着京剧。

关于京剧,我们这一代绝大多数人都是很纠结的:又明白又不明白,明白的是十年间的现代,不懂的是二百年的传统。  

我的少儿时代,正逢百花凋零,样板横行,喇叭里,银幕上,唱不完的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朝霞映在阳澄湖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我们不但会唱,而且都快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三十年过去,现在偶尔到KTV一聚,我还能把一段《智斗》里的阿庆嫂、刁德一和胡传魁三个角都能扮了。

但是,作为一门艺术一门国粹,我对京剧依然是一无所知,一张白纸。比如什么生旦净末丑,根本搞不明白。只是在《说唱脸谱》这首歌里略知了一二。比如花脸还要分多少派别,不懂。只是听我的朋友门洪昕先生津津乐道花脸袁世海、杨赤的时候,我也装腔作势地点头附和而已。这个门先生就是当年名声显赫的郝海东沿海集团的总经理。也是我三十年的老朋友。听老门说过,他在小学的时候曾和杨赤等人一起去考大连艺校京剧班。结果他被边缘了,杨赤成名了。但是他对京剧的喜爱却是没有中断过。

我就这样似懂非懂地接受着京剧。虽然和杨赤喝过小酒,打过滚子,但是却依然没有看过他的戏。2008年年底,看电影《梅兰芳》,我写了一首七律,发在博客上,依然是耍小聪明地避开了京剧艺术之道,只是写了对人的感受:“一纸枷书多坎坷,敢凭壮志舞嫦娥。燕飞燕落怜如许,冬至冬归苦奈何!情义掂来轻也重,功名思去舍还得。梅兰幕谢蜚声起,大戏不服陈凯歌?”

到了2009年的秋天,有一件事情让我回避不了京剧了。我必须懂它,哪怕是皮毛。那时报业集团的领导分配给我一个大活——参与主编和写作市委宣传部主编的《大连不能忘记》这本书。这本书里收入了新中国60年的60位英模,有死的有活的,包括吴运铎、于植元、王健林、杨赤等等。由于时间太紧,最后成书前,由我和诗人徐连君分别为60人配诗,我承担了22首,必须在两天内写出来。而且,包括杨赤。必须写。

我想我也要挑战自己一把了。我上网把“京剧”和“杨赤”好一顿搜索,最后也就真的知道了点皮毛。于是乎,就模仿京剧的唱段写了一首《一面旗——致杨赤》:

碧云天,黄花地,

大明湖水起涟漪。

四十家登台三十七出戏,

梁山好汉一比高低。

风声起,浪涛激,

星海湾飘过来一面风雨杏黄旗!

只见你,好神气,

唱念做打四面出击。

黑旋风你来我往及时雨,

这一夜征服了多少戏迷。

捧金杯,眼泪滴,

三十功名尘土漫漫,

八千里路芳草萋萋。

最难忘,秦英征西,

横扫那欧陆如卷席。

最难忘,寻寻觅觅,

袁大师他笑微微面授技艺。

盗御马,群英会,

猎猎风中霸王别姬。

最难忘,如虎添翼,

九江口一炮惊天地,

西门豹进京献了厚礼。

最难忘,雪压霜欺,

一时间门前冷落车马稀。

你挺身而出接过帅旗,

妙手回春麒麟舞台焕发生机。

京剧团更名京剧院,

从此后春风得意马蹄疾。

这正是,

架子花脸铜锤兼武艺,

梨园风范全才名不虚。

北方明珠增添了赤橙黄绿,

百年风雨风雨杏黄你是一面旗!

这首诗写的是杨赤的京剧生涯奋斗史,用的是京剧唱腔体,咣咣咣咣,很是唬人。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当时给我好顿夸,说我太渊博,京剧也精通。其实我心里有数,我精通个屁啊!我把这诗发给老门看,请他指教。他居然说“贤兄京剧造诣太深,拜读一遍,受益匪浅,佩服佩服,五体投地”。我是心头窃喜,好不得意。飘飘然好像自己也真的是京剧内行了。

于是乎,从那时起,每当京剧院有什么演出,来什么大师,老门都会想着我,给我电话,问我要不要票。我基本上都是编个理由谢绝了。不是不想去,而是真不懂。只有一次是主动跟老门要了两张票,还是给电视台的小兄弟杨立宁要的,他说他的父母是票友。

我很羡慕身边的朋友会唱京剧。2011年春节,有一次慈善总会召集新闻媒体代表聚会,大连晚报的赵振江先生唱了一段《甘露寺》,博得满堂喝彩,又唱了一段什么什么,叫好声此起彼伏。在座的慈善总会的李叔祺唱了一段地方戏《李二嫂改嫁》,也是十分叫座,让我很是汗颜。我觉得自己对中国戏曲真的是孤陋寡闻到了极端的程度,再不恶补,实在可悲。我问赵振江,他说他最喜欢的频道就是央视11套,京剧唱段他能唱上来几百个。有一次杨赤听了他唱的《空城计》“我正在城楼观山景”那段,评价说“这一段里有慢板,有快板,还有散板”。真是:唱也京剧,说也京剧,谈古论今,生活有趣!

我也把频道从什么从什么《爱情连连看》那边转到了11套。而且有机会我还会去戏院欣赏京戏。今年春天去北京公干,我抽了时间特意去了一趟老舍茶馆,欣赏了地道的京腔京味,有一段《盗仙草》,看得我如醉如痴,虽然演技未必高超,但是一招一式,唱念做打,足以让我着迷。

前不久,我看到的一位大学生拍的一组关于京剧的照片,让我很有感触。他是大连医科大学影像艺术学院的学生。这组照片,一共五张——台前幕后,一笑一颦,无不显现对京剧的热爱 。京剧的魅力,光影的魅力,足以让我如临秋水,无以言表。恍然之间,我领悟到一个真理:真的艺术,是魅力无穷的,是跨越时空的。比如京剧。80后可以发现,我更可以。李新、小姚可以演绎,我也可以。我问曲子霖,是否喜欢京剧,他说他不懂,也从来没看过。那一组照片是他为了交一份“纪实报道”而去了宏济大舞台。那天正好有一台《闹天宫》,他跟门卫说他是学生,人家没要他票。他就进去看了,拍了,而且心灵有了一次全新的发现和震动。 

我让他写一段文字,配这照片发表。他很快发来一篇小文章,居然提到了已故大连著名戏曲家马明捷老先生生前的一句名言:“孩子们,京剧,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就是让你们做好人!”子霖感慨道:“相信大家也被这段话感动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白话文,就能让我们最简单最快捷地理解了什么是京剧。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被高科技数字化所占据了大量的生活,这是很可悲的。很多人也淡忘了京剧,也忘记了老人传下了的宝。其实这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在《《闹天宫》面前,我和80后的子霖是一样的,都很无知。现在他看了,而且看懂了,并且发出振聋发聩的议论声,而我呢,依然无知。我给老门打电话,告诉他有空就给我搞几张票,我要看京剧。我还想告诉李新和小姚,下次再演京剧,也带我玩。 呵呵。

品读京剧图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指                                                                                                                          曲子霖  摄影

 

品读京剧图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台前幕后                                                                                                                        曲子霖  摄影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