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编辑手记:郭沫若赠大连一首诗 我们却读错了一个字  

2011-05-09 15:52:42|  分类: 编辑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部老邹喜好书法,这期东北之窗,他写了一篇关于大连匾额的文章,其中提到大连日报报头题字的出处,就是郭沫若1966年题赠大连日报的一首词《水调歌头》。

    对于这首词,我非常熟悉。1982年我大学毕业到报社工作后,几十年来,这幅字的手迹原件一直悬挂在报社会议室墙上,成为“镇社之宝”。还记得有一次,我们理论部的编辑(后来做过副总编)卢相泰曾在办公室里背诵过。所以,这次看到老邹的稿子清样时感到很亲切,细细读了一遍。

   电自北京至,喜从天外来,报道京区大雪,尺厚积长街。万水千山皆白,蜡象银蛇竞舞,玉宇绝纤埃。满地琼花放,旭日唤颜开。驱旱魃,除虫害,登春台。丰年在望,公社人人喜满怀。料想内蒙三晋,莽莽黄河一带,农事好安排。身在大连港,高唱凯声回。

    没想到,郭老这首词在老邹笔下出了错——“旭日唤颜开”,这句里面的“唤”字显然是错了。我没记错的话,原诗应是“笑”字,也就是说:“旭日笑颜开”。我问老邹,他说他在网上下载的。我问他真迹就在会议室墙上,看了没有,他说没看——老邹是懂书法的,看了他定会发现。

为了准确起见,我也上网查了一下,没想到这首词的“错版”居然来自大连日报老记者王维成之手!

是“唤”还是“笑”——编辑手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我在大连日报电子版上看到,王维成在2004年10月17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郭老当年为报社题诗一事,标题就是《旭日唤颜开》。我赶紧跑到报业大厦七楼,找到郭老题诗的原件。我对草书还是略知一二,仔细看,那个字的确是“笑”。为了无误,我又上网查了“笑”字的草书写法,的确与郭老写的一模一样。
    据此,我把东北之窗这期稿子里的“唤”改为“笑”,然后想了一下,又给王维成老大哥打了一个电话。我告诉他这个字错了,建议他本人通过大连新闻网的编辑在大连日报电子版上把这个错给改过来,以免“贻唤大方”。王维成说:“原来我写的也是笑,后来请教了有关专家,说是唤,所以就换成了唤。”
    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找我啊,我是书法家!”“哈哈哈哈!”老王大哥也笑了。
    一个字,对于我们办报刊的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啊!

 

是“唤”还是“笑”——编辑手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是“唤”还是“笑”——编辑手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草书笑字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