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当年过六一 不敢穿新衣  

2011-05-25 11:15:30|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冰心有首关于童年的诗说:“童年啊,你是真中的梦,梦中的真,醒来时含泪的微笑。”
    我的童年是上个世纪70年代那个观念上扭曲生活上清贫的特殊时期。当时我们家作为“五七战士”下放到新金县唐家房公社兴隆堡大队小郭屯生产队。那个地方挺穷,下乡第一年每个劳动日才三毛八分钱,当地老百姓民谣说:“洼子岗子小郭屯儿,烀锅饼子不够顿儿。” 。不过,我妈妈和爸爸做为“五七战士”,享受在城里原单位的工资待遇,每人每月60元,这个收入当时在村里简直就是富豪。但是因为爸爸出身不好,所以我们家人当时都要活得很谨慎,不敢显摆。
    而且,那时候我受到教育就是“到农村去,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根深蒂固的一个观点,就是老农民的身上不干净,脚上有牛屎,但他们的心里是最干净的。而我自己却是有许多小资产阶级思想,需要改造。所以,我的许多行为方式都在努力和农民孩子看齐。比如,我发现我的同学们都不刷牙,我也坚决不刷;我还发现他们的脚都是黑的,而我的脚却很白净,我就拼命的用黑泥涂抹我的脚,让它具有无产阶级的肤色。这些做法现在想想很可笑,但是当时我就是那样想那样做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在农村那六年,六一儿童节似乎是没有什么活动,也没有什么礼物,只有一次妈妈给我做的一套不敢穿的新衣服,是童年收到的唯一一次六一礼物。
    1970年的六一儿童节,当时我10岁,小学三年级。这是我们家下乡以后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记得那天早晨,在热炕头上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枕头边放着一套崭新的草绿色军装,我高兴地惊呼起来。妈妈说:“嘉树,今天是六一,这是妈妈给你的礼物。”妈妈帮我穿在身上,非常合身,她说这是她和邻居大婶一起用缝纫机缝制出来的,而且上衣还是四个兜,是我最喜欢的样式。
    我穿着新衣吃早饭,吃着吃着却突然不敢穿这身衣服了。我想,邻居家的孩子,我那些同学六一都没有钱换新衣服,我要是穿新衣服就太闹特殊了太资产阶级了。但是妈妈辛辛苦苦为我做的衣服,我不穿又怕她不高兴。于是,我“急中生智”把玉米碴子粥偷偷倒在衣服前襟和裤子上,然后大声喊叫起来,妈妈见状,一面批评我吃饭不老实一面让我赶快脱下来洗了。
     过了几天,我穿着这套崭新的洗得出皱的“旧衣服”去上学,心里很舒坦。
     大约二十多年之后,有一次,妈妈和我聊天讲起了当年这段“愣头青”的故事,我才道出了谜底。妈妈叹了口气,笑了。
    现在,我妈妈已经不在,我也年过半百,童年已经永远成为梦中的真,真中的梦。沧海桑田,贫穷不再,但是当年的那份情感却是弥足珍贵。回忆那个不敢穿新衣的淳朴的六一,我含着泪,微笑。

当年过六一  不敢穿新衣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我和妹妹1970年春节在家门口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