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纪事:迁坟  

2011-04-05 06:19:09|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三天假,一点也不清闲。家里的,亲戚的,两天时间,三次迁坟,好一个忙乎,也好一顿感慨。       

   先是4月3日,给妹妹的老公公迁坟、与老婆婆合葬。1日那天就去了龙山公墓,交钱买下一个墓穴,又找人走后门,在两天时间内刻好碑文。然后是找人去踩点,制定行动路线。据公墓的人说,迁坟要赶早,最好六点前。晚了,人多了车就根本进不来。3日凌晨两点,我和妹夫从家里出发,到由家村麦当劳门前与“施工”部队会师,然后换乘大吉普,直奔山上。

    从山上再沿小路约走五分钟,下到山半腰,就到了坟地。这里翠柏掩映,流水潺潺,后有山靠,前观大海。妹妹老公公是2000年去世的,次年安葬在这个风水宝地,转眼十年了。据妹夫说,原打算让老爸就在这里永久居住,无奈山前开发盖大楼,以后祭祀实在不便,再说让老爸一个人在此也许会感到寂寞,加之老妈已在前年去世,就决定迁坟合葬于龙山纪念园。

   妹夫说,当初下葬时,大师说墓穴不许做防水处理,而要接地气,所以这次挖开,做了最坏打算。没想到撬开预制板,老爸的骨灰盒居然完整如初,令人惊叹。按照民间习俗,该念叨的念叨了,把骨灰倒到新盒子里,这也是给老人换新房子了。然后红布包好,由妹夫捧着。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只萝卜埋到原先的坟坑里面。就算大功告成。师傅说:“走,不许回头!”大家一鼓作气,从山坳里面爬了回来。

    也许是老人积德的造化,一切都太顺利。到了台山公墓取出寄存在这里的骨灰,是五点钟。这时妹妹带着孩子们也赶到,一起向龙山公墓进发。天朦朦亮,开始下葬。六时六分,老人入住。福泽园三单元三号。妹夫说:“咱爸咱妈是这个小区第一户,业主委员会主任啊!”接下来是摆上供品,鱼啊粉啊豆腐啊发糕啊什么的。跪拜。敬酒。烧纸。礼毕。

    临走时,发现龙山纪念园已经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只好从后山转出去。回到家里,时针才转到八点。一顺百顺,妹夫说:“老爸老妈保佑我们啊!”不管是为了逝者还是为了活人,这事办得总是积德,好。

   第二个迁坟,是昨天也就是4月4日。为了我的姥姥。原本计划在4月5日,但是都说那天赶上了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而且是千年一遇,所以只好提前到4日进行。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姥姥比妈妈更亲,我和妹妹都是由姥姥带大的。记得大约五岁的时候,姥姥带我到马路上画火车,我画的火车车厢一节比一节小,从马路这头画到那头,围了许多人看。有人问姥姥:“这是你儿子?”姥姥自豪地说:“外孙!”呵呵。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外孙和外孙女都有了儿子了,姥姥却已经走了16年了。

    姥姥是金州九里庄人,去世后的1999年就和姥爷一起安葬在大和尚山脚下的坟地。那个地方也要开发了,墓地里很多骨灰都陆续被迁进了“新居”。我和妹妹妹夫商量,趁着这次清明,一并办了这件事,让姥姥姥爷也进城。3日凌晨两点半,我和朋友赶到金州大和尚山,一切都很顺,姥姥的墓挖开后,骨灰盒居然完好无损。姥爷因为是意外死亡,没有骨灰,盒子里面是一小袋黄土和一个“牌位”。金州老家几位舅舅也随车赶到大连。我们大约4点到达了马栏广场,我请大家去肯德基吃了皮蛋粥,五点多钟,姥姥姥爷入住龙山福华园新居。

   第三个,是我二舅。他的“新居”选在大黑石的将军山。虽然远了些,但是依山看海,风景很美。据我表哥东子说,之所以选在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墓穴空间较大,里面不但能够住进我二舅和二舅妈(1995年去世),还要给我二舅的第二个夫人留一个位置。这是二舅的遗嘱,也是现在的舅妈的心愿。而且,全家人都赞同,显然是舅妈做人做到了。在下葬仪式上,我第一次看到舅妈大哭。她一边哭一边呼喊着“老头子啊”,而且一遍遍地哭说“你们都不懂啊”。   

  爱情,真是一个别人不懂得东西。我懂得的就是二舅妈在世时,她和二舅经常打架,打得很凶。二舅妈去世大约4年后,二舅和现在的舅妈结了婚,他们过得非常幸福。二舅最后这十几年,日子不是很富有,但是非常幸福,后二舅妈和我表哥一家还有各方亲戚都相处的十分融洽。我见到二舅和后二舅妈在一起,总是牵着手,很让人艳羡。

 我常常想:这个爱的结局到底说明了什么?是二舅就不该和第一个女人结婚?是二舅因为第一次更珍惜第二个?还是命里注定后来这个女人就该和二舅在一起?

  关于爱,我们梦想很多,幻想很多,但是真的在现实中,有多少爱可以实现,有多少爱可以从来?二舅这一辈子,因为晚年的爱,值了。

   一个墓穴,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我第一次听说并且见证。这里一定有一个很传奇的很感人的故事。

  我不由想起我自己。呵呵。等我死了,我就把骨灰撒到山上,化作春泥,足矣。谁也别和我同穴。我和世界同在。

   

清明纪事:迁坟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