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大连客】张嘉树:在告别中感受生命的尊严  

2011-04-03 04:40:51|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商报【大连客】张嘉树:在告别中感受生命的尊严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人物小档案:
    张嘉树,现任东北之窗杂志社主编。1977年,张嘉树以大连市高考作文状元成绩考入辽宁师范大学政治系。1982年毕业后到大连日报社理论部任编辑,后参与创办《大连晚报》,任编委。1998年,应邀主持创办大连交通台,任台长。2001年初,出任《足球周报》总编辑。张嘉树热心慈善公益,擅长策划主持,多年致力城市文化建设。曾为第一届、第四届、第21届大连国际服装节开幕式和广场艺术晚会撰写主持词。曾多次参与策划和主持大连国际徒步大会、国庆六十年和城市精神系列宣传等大型活动。2005年5月,市政府授予张嘉树十大助残模范荣誉称号。2008年,担任辽宁新闻界唯一的北京残奥会火炬手。 作为业余爱好,他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主持婚丧礼仪,每每有求必应,精心为之,已不下数百次,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与好评。

文韩顺兆 摄影杨帆
   知道张嘉树其人,是在很多年前。当时,大连有“四大扯”,常有海蛎子味足球评论见于报端,而张嘉树是执笔者。第一次见到张嘉树主持婚礼是在去年秋上。娓娓道来谈吐得体,风趣幽默不落俗套。当他得知新娘子是考古专业博士时,来了个即兴发挥:“据新娘子最新考古研究发现,钓鱼岛五千年前就是中国的领土。”话音未落,满堂喝彩。
当我得知谈笑风生的张嘉树还曾十分热心主持葬礼的时候,不免心生疑问:婚礼的热闹喜庆与葬礼的庄严肃穆,二者调子如此截然不同,他如何能把握得恰如其分?张嘉树说,从1990年算起,他主持了几百场婚礼,主持葬礼也有一百多次了。无论是红事白事,他都认真对待。 虽然都是忙乎,感觉却不一样。主持婚礼,他并无更多回味;主持葬礼,他却有很多感慨。婚礼下来,常常觉得累;葬礼结束,每每都轻松。看着一排排骨灰盒,他会感觉自己就走在阴阳两界的分界线上,一边是繁杂喧闹,一边是安详洁净。


个性葬礼的积极推动者
    张嘉树主持的葬礼,遵循传统程序又不拘泥于习俗。他认为,追悼仪式是一个人一生的最后一次典礼,必须体面、神圣,彰显个性,张扬精神,体现尊严。
    2003年3月,我市著名作曲家郑冰和郑军的妈妈去世后,哥俩不约而同地找到张嘉树,请他策划和主持葬礼。在采写悼词之后,他向郑冰和郑军兄弟俩郑重提议,葬礼不要用哀乐,一定要哥俩写一首歌送母亲最后一程。由于时间太紧迫,现创作难度很大。这时,郑军想起了他曾在若干年前为母亲写过一首《慈祥的眼睛》:“天上有一颗明亮的星星,那是母亲慈祥的眼睛……”姐弟三人按照张嘉树的策划,连

夜找到一个简易的录音棚,郑冰亲自弹钢琴,姐弟含泪录制了这首歌。第二天,在葬礼上,当这首《慈祥的眼睛》替代哀乐在告别大厅响起的时候,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无不为之动容。
   张嘉树是大连市楹联学会副会长,所以在为逝者送别的时候,他特别用心撰写挽联,经常将逝者的名字都嵌在其中。像他为我市著名的词作家宁岗撰写的挽联是:“思宁思静此时含悲凝笑貌;爱岗爱家何处把酒话桑麻。”为辽师大田久川教授撰写的挽联是:“久铸史诗人人吟诵;川留师爱处处传扬。”“这样的藏头联更加能够体现逝者的精神,引起大家的共鸣。”张嘉树说,每次创作挽联都是一次心灵净化的过程。


悼词细节之处最感人
   “在很多葬礼上,悼词往往都是千篇一律。只要换个人名适合所有的人。这其实是对逝者的不尊重。所以,我主张悼词要因人而异,有感而发。”张嘉树说,他写的每一篇悼词,都是一次认真的采访和虔诚的创作。他非常看重悼词的撰写,说要写出个性,写出精神,字里行间,真情实感。“每每站在逝者身旁,如同站在通往天堂的大门口,送行之时,感慨万千,盖棺论定,理当圣洁。”张嘉树致的许多悼词,都令人闻之落泪。
     实德足球俱乐部前总经理林乐丰母亲去世的时候,张嘉树是半夜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早上7:30分,老人的遗体就要火化。老人生前的情况张嘉树是一无所知。为了写好悼词,他第二天早上6点就赶到了殡仪馆。在那里,张嘉树对林乐丰的二哥进行了简短的采访。然后,他就拿出纸笔蹲在地上开始整理悼词。当他等致悼词的时候,全场一片哭声。事后,乐丰问他:“我妈拣洋铁盒子缝抹布纺草绳给我的一双球鞋补了又补……你怎么知道啊?”张嘉树狡黠地笑了:“那个年代咱们的妈不都是这样的吗?”通过这件事,张嘉树更加笃信悼词需要点睛之笔。他说,悼词要朴实无华,富有个性,要把感人的细节写进去,要引用逝者的经典语言,体现逝者的品行。

每个人都会死很久

   “每次去殡仪馆我都会对着那些骨灰盒上的照片默默念叨:朋友,好吗?我们终究会见面的啊!”张嘉树说,有时,见到那照片竟然是花蕾般的小妹妹的笑容,他会为她的夭折而惋惜,为自己的活着而庆幸。为逝者送别,让生者安慰。怀着这样的心愿,十几年来,对找他主持葬礼的朋友他从来没有拒绝过。
     有一次,张嘉树刚刚主持完同事母亲的葬礼,却发现报社党委和工会几位领导还没走。一问,原来报社印刷厂的一对工人夫妇的老人病故,也在这间悼念厅送别。他没有和逝者家属商量就主动站到了致悼词的那个位置。他从殡仪馆工作人员手中接过悼词稿,临时作了补充调整,满含深情地诵读起来。那对工人夫妇很感激,流着泪水和他握手,说:“俺们看见你来了,知道你主持好啊,可是没好意思求你……”张嘉树说:“都是二十多年的老伙友了,客气什么啊!”
    张嘉树说,他很佩服金州区殡仪馆原馆长刘学,他把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为丧户服务的殡葬工作中,用贴心告白抚慰逝者的亲人,用真诚的心理疏导减轻亲人的痛苦,用细致周到的服务打动了千万个丧户家庭。为此,他曾在《大连不能忘记》一书中为刘学老人写过一首诗:“每一个梦迟早都要醒来的那个终点/你在入口处主持着圣洁的祭典/你用熟悉的乡音送走一段梦/让每一个不完美的梦/都合上安详的双眼……”
    这何尝不是张嘉树内心的独白。

对话张嘉树:
主持完葬礼  总是很轻松

   记者:你的婚礼主持很有名气,为什么还要主持葬礼?
    张嘉树:许多人很重视婚礼,什么策划啊流程啊,热热闹闹,反反复复。而对于遗体告别,这个人生最后一次的礼仪之事则忽略不计,草率行事。我们常常在影片中看到国外的送别唱诗,很圣洁也很隆重,充满乐观主义精神,我很艳羡。我觉得,我们中式的葬礼也应该有庄
严的共性和个性,要在民俗的基础上加以提炼和升华,不能千篇一律,也不能盲目照搬。那都是对逝者的不尊重。
   记者:现在有专业的葬礼主持人吗?
   张嘉树:好像没有,因为大家感觉主持葬礼好像不太吉利。做葬礼主持的一般有三种情况。一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代为主持;二是,殡葬服务机构提供的主持人,再者就是像我这样被朋友邀请来的。但是,不管是哪种人主持葬礼,都应当有感同身受的态度,有一定的创意能力和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对民俗还要有一定的了解。
    记者:主持葬礼你不会感到很压抑吗?不会害怕吗?
    张嘉树:不会的。我每次主持完葬礼都感到特别的轻松。这种轻松,其实就是一种释然,一种超脱:人生在世都想活得很长很长,却又都会死得很久很久。“万岁”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祝愿;“再借五百年”只是一首声嘶力竭的假唱。对待死亡的基本态度应当是珍惜生命,视死如归。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面对逝者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害怕,倒是一次次感悟到生命的意义。
   记者:如你所说,真的会有这种超凡脱俗的境界吗?
   张嘉树:有。但遗憾的是很短暂。在面对遗体和花圈时,你会想既然最后都会死去的,活着就该活得精彩,活得痛快,什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有什么用啊!直面火与灰呈现的人生终点,我们很容易顿时大彻大悟,但是离开殡仪馆没有多远,回到红尘中,我们往往又会为功名利禄而绞尽脑汁。这就是人的快乐与悲哀。死去方知万事空,活着却要苦相争。
   记者:你是怎么看待悼词的呢?
   张嘉树:悼词是给逝者足够的尊严,给家属最大的安慰。悼词一定要精确总结逝者的生平,再现逝者对人生的感悟。这样才能安慰死者,告慰后者。悼念仪式其实也是一种社会公关,它在告诉、提醒世人,对逝者的家人要继续关爱互相给力。说白了就是让逝者死而瞑目,让生者体面前行。
   记者:举行个性葬礼要注意什么呢?
   张嘉树:心诚则灵,量力而行。要遵循逝者生前的意愿来办理丧事,体现逝者风格,不要有攀比心理。不是花圈越多、车辆越豪华、墓地越高档,葬礼才越讲究。我很反对奢华的葬礼,这没有意义。与其把钱都花在举办葬礼上,还不如用这些钱让逝者生前过得更开心更幸福。我非常反对办置那么多的花圈,因为烧起来很费事而且很危险,还污染环境。我觉得用鲜花代替花圈更文明,更神圣,更虔诚。
   记者:清明节来临了,你对市民的祭祀有什么忠告呢?
   张嘉树:我觉得殡葬改革已经迫在眉睫,不能再让死人与活人争地盘了,而且烧纸等习俗也很不环保。海葬、树葬和网络祭祀应该大力推广。这种祭祀方式文明、健康、卫生而且非常个性化。

 

【大连客】张嘉树:在告别中感受生命的尊严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我主持过的葬礼的部分悼词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