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水饺犹在 牟传仁走了  

2011-02-13 10:00:54|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牟传仁,曾经被“穆传仁”

 

   今天一早,QQ聊天,听新商报的徐弘说牟传仁走了,随后又在白云雁水的博客里看到对他的追念。牟传仁真的走了,留下了天下第一饺,留下了大连老菜,留下了群英楼月饼……

    在大连的餐饮历史上,牟传仁是在海内外为城市争得荣誉的第一人。昨天晚上六点多钟,我还和朋友一起去了位于高尔基路的牟传仁老菜馆吃饺子,里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我们还在门口等了二十分钟的座。当时我全然不知,老人家已经在这一天早晨火化。

    我和牟传仁有过两次交往。

     第一次是1982年夏天。当时我在大连日报理论部做编辑。那时牟传仁还没有现在那么大的名气。有一次,因为群英楼饭店避免了一次锅炉爆炸事故,我采访了饭店经理牟传仁。采访回来后,为了把人名核实准确,我特意给牟传仁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的姓名:“您的姓是哪个穆啊?是不是《白毛女》里面穆仁智的穆啊?”“对啊对!”“传是宣传的传啊?”“没错!”“仁……”“就是穆仁智的仁!哈哈哈!”一阵山东口音飘过,我的采访圆满结束。

     第二天,稿子见报,稿子里面通篇都是“穆传仁”。报社负责财贸战线报道的李琴大姐悄悄告诉我:“嘉树你怎么搞的啊?人家姓牟不姓穆,是牛长角的牟!”我一听,傻了。赶紧打电话向牟传仁道歉,他却憨厚地笑了:“小张,不怪你啊!”

    这件事情,对我教训颇深。后来采访,我总是要把名字写一遍让对方看,或者坚持要名片。在几次新闻写作讲课过程中,我都举了这个例子,证明“想当然”的可怕。

     第二次是2009年秋天。我负责《大连不能忘记》一书的统编。在这本新中国60年大连英模谱里,牟传仁是评选出的60个人物之一。记得那篇稿子由大连晚报的魏东平撰稿,文字虽然不长,却勾勒出一个沧桑老人为事业不懈追求的身影。在编审过程中,为了几个历史事件的时间和提法,我还和小魏通了电话,生怕再出错。记得当时我向小魏要了电话号,给牟老先生打了一个电话,他还记得我。说起当年的“穆”,他爽朗地笑了。我告诉他,买速冻水饺,我首选天下第一饺;吃月饼,我只吃群英楼的……他很谦虚地说:“我也得不断创新啊!”

     一转眼,牟传仁走了。人走了,他的名字还活者,他的饺子还热腾腾地上着。人们在品味中生活,和他在一起。大连不能忘记他,大连老百姓不能忘记他。

     后来《大连不能忘记》出版的时候,诗人徐连君给牟传仁配了一首赞美诗。诗中说:“他正把儒家思想包成饺子,空运到海外那些渴望品尝中国味道的地方……我不知道吃这种饺子的人一顿能吃几个,我不知道他们咀嚼没咀嚼出古老文化的味道。据说中国的速冻水饺都是天下第一饺的子孙,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绵延着饺子包含的思考。”

     牟老先生是带着思考走的。悲哀的是,我们往往只是吃。谁还去思考。

     牟老先生,一路走好!(2011年2月13日)

水饺犹在  牟传仁走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http://yushimantan.blog.163.com/blog/static/103606549201111245518878/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