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二舅,您一路走好!  

2010-12-19 09:03:26|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二舅  你不能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2008年国庆节前,我和二舅、二舅妈在万达大饭店合影。
 
    周日的早上,家里电话铃响,显示的是二舅家的号码,传来的却是舅妈的声音。我预感到二舅不好了。从去年二舅胃癌手术后,这个号码常常打给我的是二舅的声音,虽然有点沙哑,但却依旧乐观。而此时,我知道二舅一定是再也不能打电话了。舅妈的声音很平静,静得像无声的雪:“你二舅恐怕快不行了,医生说就这几天了,他在长春路医院的急诊室,昨天还念叨你了……”
    怎么会呢?!仅仅两年前的秋天,我们给妈妈烧百日,二舅还是红光满面,要我穿上奥运火炬手的服装和他拍照。仅仅两年,他怎么会呢?
    快,去看他。也许是最后一面了。我从抽屉里找出那年拍的SD卡,赶紧跑到冲洗部洗出来;又用工资储蓄卡去银行取了2000元钱,匆匆赶到长春路。我想让舅舅在弥留之际记得,外甥念他,外甥爱他。
    大医附属一院,3号急诊观察室。十几张床,每张床都躺着一位被疾病折磨着的老人。这是人生最后的栖息地,悲壮而又无奈。我一个床一个床找寻着,看到的几乎是同样的痛苦的表情。每个床的周围都有至少一位家人陪护,他们的心情我很知道,因为我在两年前的夏天也在这样的床前陪过我的妈妈,那时她微笑着说:“我没活够啊!”我们也一遍遍说:“您会好的!”但是,死神还是没有怜悯她。
     我见到了我的二舅。这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一个完全变了样子的二舅——他虚弱地缩在床上,身子消瘦的不成样子,没有血色的脸已是皮包骨头。我强忍着眼泪,握起舅舅的手,我说:“二舅我看您来了!”二舅睁开眼睛,发出了哦哦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问我什么还是在告诉我什么。我拿出那张和二舅的最后一张合影,举在他面前,他又哦了一声,好像要举起手来,但是,他的手没有一点力气,他再也举不起来了。
    表哥东子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二舅去年发现胃癌手术之后,今年转到肝上了,扩撒了,已经根本不能进食了。这个病历竟然和我的爸爸一模一样!1989年的深秋,我从黄山开会归来给爸爸带回来一根拐杖,爸爸却再也站不起来了。不同的是,那年爸爸60岁,今年二舅80岁。
    二舅名字叫刘士维,比妈妈小一岁,总喊妈妈叫“兰姐”。他的爸爸是我姥姥的亲哥哥,他管我姥姥叫姑姑。因为我妈是独生女,所以作为她的表弟,二舅也是我们家在大连的最近的亲人了。
    二舅没有读多少书,但是很聪明很有修养。退休前他是大连仪表元件厂的厂长。建国初,他在沙河口检察院做过检察员,参与处理过几个有名的大案子。他不算高干,但也是领导而且很有领导的派头。二舅长得有点像李默然,特别是晚年那一头银发,很有艺术家的风度。
    我在印象中,二舅是一个极为乐观的人,每次见到他,总是慈祥地笑着。我知道,二舅命很苦,中年时失去了心爱的女儿,后来老伴先走。他和现在的二舅妈再婚,是我主持的婚礼,在五四路的好好海鲜。婚后他们相亲相爱很是幸福。
    二舅很热心,对我们家人。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家走五七道路下乡到新金县的兴隆堡村。我和妹妹对二舅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年春节他翻山越岭来我家。那时二舅在新金县大刘家干校劳动,过年了就顺路来我家看看。记得那是个漫天大雪的早上,二舅像圣诞老人一样突然降临在我们家人面前,全家人又惊又喜,二舅累得都快瘫倒了。那时过年家家都是亲人团聚,我们家因为来了二舅,也显得格外热闹。在热炕头上喝着小酒,二舅给我们绘声绘色地讲述他要着饭来我家的路程:大刘家到我们兴隆堡大概有三十里路吧,他步行走,原计划一天走到,不巧赶上大雪,走迷了路,在山里转到了天黑,找到一个老乡家要了半块玉米饼子,喝了半瓢井水,天亮继续赶路。有点像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真的很传奇。
    二舅是满族。他近十来年一直在研究满族的文化,还发现了他的家谱。前几年,他让我去图书馆借一本名为《三春梦》的史书,说讲的就是他家祖辈刘进忠的历史。
   我心里有这个舅舅,而且一直把他当做亲舅舅来孝敬。特别是妈妈走了以后,每逢过年过节,我都把单位分的朋友送给的什么米面鱼肉都送给了他。上个月还给他送去了一箱富士苹果。
    二舅这次是真的起不来了。这是无法抗拒的自然法则,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抗拒。晚上,我回家来,吃饭,看书,上网,眼前总是浮现出二舅在医院躺着的那双呆滞的眼神。
    二舅,你真的不会再站起来了吗?你真的要去看我的妈妈吗? 
    (2010年12月27日7时5分,我的二舅伴着深冬的一缕晨光走进了天堂!)
    二舅,外甥给你看的照片你看到了吗?那是我在为你举起不息的火炬,照亮你冰冷的去路。你去吧,一路走好,就像你当年在风雪中找到了我们家去看我的妈。总有一天,我们会相会在那个开满彩虹的家园,到时候,我会给你带去那本关于家族之梦的史书,听你李默然般爽朗的笑。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