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一年前我们一起喝酒,半年前我们一起乐呵,昨天,他走了!  

2010-01-22 09:22:57|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岗不死

思静此时含悲凝笑貌

爱家何处把酒话桑麻

一年前我们一起喝酒,半年前我们一起乐呵,昨天,他走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一年前,我们一起喝酒…… 

一年前我们一起喝酒,半年前我们一起乐呵,昨天,他走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2009年春节,宁岗老师(右三)和我们一起为海扯过生日。

宁岗老师遗作

《睹球》内幕:以小聪明见大幽默

姜末与张嘉树在《睹球》,球迷和读者也在“睹”着他们。两人都是有慧根且才思敏捷的人,尽管他们四年如一日,每周至少让人们开心、会心地“睹”一次,但人们仍希望“睹”得更近切,更集成一些。他们应命了。

认识嘉树很早,从二十几年前他大学毕业在报社当编辑,到创办《棒棰岛周报》、履新《大连晚报》,到开广告公司、开酒店,到当万达副总、科达女足老总,又到入主交通电台、接手《足球周报》,经历着一般人难得经历的宕荡人生,过从不多但相知颇深。认识姜末只有年把,一次聚会,我刚说到“姜末画得很聪明”,嘉树伸手一指:“姜末来了!”转而又说:“宁老师说你画得很聪明。”姜末谦虚地一笑。

大连足球“四大扯”之“海扯”徐连君认为嘉树是个“鬼才”,是说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能鼓捣出一点什么“光”来。他家学渊源却又不拘于“做”学问,有着很好的古典、现代诗词天赋却又不安于正经八百地“写诗”,是于植元先生的入室书法弟子却又不耽于点画、笔墨,似乎总有好多的说不清楚的外力在吸拽着他。他乐陶陶地忙碌着,了无城俯又胸凸丘壑,漫不经心又胆肝玲珑,再严肃的话题到了他的嘴里,也会被搅和得汤水混粥,又自摇机杼。他醉心于打油诗和楹联,这俗的一极和雅的一极不可思议地和谐在他的性格里。他的打油诗,早期所见在“四扯侃球”的文章里,整个量地以诗为文,土坷垃草棍石头块子满篇滚动皆成珠玑,转撤换韵长短句顿挫从心所欲蛇窜龙走,喜笑怒骂风生水起,令人忍俊不禁。他的楹联,当年那副从教师大厦顶层直垂而下的巨幅长联如何揪抓全国球迷的眼球自不必说,我曾亲见他在一次联谊活动中,两分钟之内口吐莲花,作出一副头藏获奖者姓名(张陆),尾嵌举办单位名称(《格调》杂志、 长城信用卡)的精妙对联:“张王李齐夸高格调,陆海空同筑大长城。”顷刻之间,这副联又在书法家王可俊笔下生辉。

一些大型聚会和庆典活动,只要有嘉树和可俊在座,两人的即席占撰与挥写,便会成为一道不可或缺的鲜亮的文化景致。他俩合作的楹联,遍悬大连最近几年新建、翻修的几大庙宇,没想到一向不修边幅的嘉树,竟然还略通禅机佛理,我说他走的是杂家路数,他默然。他的足球评论,乍看似信口开河,其实是文心缜密,以浅见深。他由迟尚斌在深圳的遭际掀动的讨论潮,不唯给了解大迟、喜欢大迟的球迷出了一口凛然之气,更为憋青了肠子的人们如何认识被政绩体育、长官意志捏巴得稀碎的中国职业足球砥砺出几分犀利。 姜末则是典型的君子动手不动口。印象最深的是那次他在央视直播间,与自诩中国足球评论第一人者对嘴,似乎有些口讷。但是我说,还是多看两眼姜末的漫画吧。你有口沫横飞,我守一管毛锥,不斗气而真气满纸,不使性子而情肠百回。他画的不是技法、规矩,而是灵性、灵气。在他的画面上,你很难看到长枪短戟,生拙辛辣,入木三分(这也有意无意给嘉树留出了对比空间),却被一股清幽幽、爽利利的脉冲引动着,去品味他善意的挖苦,善心的规劝,善良的透析。他与嘉树的珠联璧合,还常常出现在朋友的墙壁与案头上,释放着怡然、旷然的轻松与温馨。姜末也是一位多变手。他的镜头集腋成裘,堪称“绿茵档案”;他随感随发的文章,单纯、清澈里见真章。徐明在足球圈里的不按常理出牌,是众所周知的。姜末日前发了一篇奉劝徐明管好自家事,不要乱插手的文章,话,有点撕不开情面;理,却值得大连足球思量。

嘉树和姜末,一个奔放,如醇郁的酒,一个内敛,如舒润的茶;一个以近乎童贞倾流觞,一个藉曼妙夸张泻曲水。哥俩反差着,互补着,吐呐着,升腾着,结伴走过了四个年头,终于走出了一个以小聪明见大智慧的 幽默境界,为中国足球豁亮着自己的哲思。中国足球舆论热闹起来之后,想不时地幽他一默的不少,能幽默起来的不多。指鹿为马,幽默不起来;见了笑脸说爱情,按着精细使糊涂,拿着粗俗当豪爽,也幽默不起来。而唯如姜末、嘉树者流,既有严肃的思考,又善于营造鲜灵灵的逻辑之“外”的语境,才能让球迷和读者在二者强烈的反差中,遭遇幽默,常常开心、会心地一笑。当然,执业于新闻界就得受制于新闻的时效性,这也真难为了他们。不然,他们将更多地让人们笑进骨子里,多会儿想起来多会儿笑。

  (作者系大连音乐文学学会会长)

http://sports.sina.com.cn/c/2005-09-19/05411778602.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