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儿子偷偷去拉萨  

2009-09-04 07:24:36|  分类: 我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偷偷去拉萨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周游了一个多月,儿子终于飞回来了。从拉萨,带回一条洁白的哈达。

 去拉萨,是我不曾想过的遥远。记得以前以前的女友曾经和我相约一起去西藏,我虽爽快答应,心里却在嘀咕:“我这肚子,能行吗?”女友后来结婚了,也不知她和谁圆了还是没圆她的拉萨梦,反正我是没缘。 

    因为昨天晚上在报社上夜班,所以见到儿子已经是夜半时分。也巧,鬼节。他在小区门口等的我,和我一起给他的爷爷奶奶烧了纸,我把一张大连日报的一版大样子也送给天堂里的爸爸妈妈看看,记得80年代初,我刚大学毕业到报社理论部工作,每发表一篇稿子,爸妈都会看好几遍的。

    读书,办报,走天下,还有业余做主持。这就是我前半生的作为。当然,其中有几年是玩球、开店、创电台,也可以理解为办报的一种采访和积累,一种人生的丰富和体验。读万卷书没有做到,行万里路是轻松的。从1980年和爸爸到福建三明看堂姐开始到前几天去葫芦岛办事情为止,我去过的城市也有五六十个了。我喜欢旅游,不管是一个人游还是和亲朋一起游,边走边看,其乐无穷。但是最近这两年有些打怵了。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我则是“父母不在更不远游”。道理很简单:游回来那么多见闻,讲给谁听啊?!

    儿子厉害。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旅游,一下子就横跨了大半个中国,把他爹拍到了星海湾的沙滩上。我感觉很兴奋。很神奇。他是我的生命的延续,我的克隆,我的作品,我的哥们。他去了拉萨。这是我想也不敢想的。摸摸我的大肚皮,他说:“爸你不能去,会喘不上气。”我哈哈笑了:“儿才去呢!”

    儿子这次拉萨之旅是有预谋的,好像我曾经反对过他去西藏,因为安全考虑。上个月初,他说要去无锡,有同学在那里接待,又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他和同学“再去几个地方转转”。我说好啊。结果,他是声东击西,一个弯道杀向天府,在康定地区“失踪”几天之后,有一天我忽然打通了他的手机,他问我:“老爸你猜我在哪啊?”“哪?”“拉萨!有何感想?”我一听儿子已经站在了海拔3700米的高度上,而且乐乐呵呵的,于是脱口秀了一句:“扎西德勒!”他的移动,我的联通,我们都笑了。

     进了家门,在灯光下,才看见儿子黑黝黝的臂膀和脸庞。一趟西藏旅途,胜读几多书。仰视百米高的布达拉宫,聆听松赞干布跨越时空的的爽朗笑声;亲近碧透如海的纳木错湖,举杯笑言“我来了”……那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浪漫。那是我儿子,那不是我,那就是我。

    回想我在儿子这个年龄的旅游,大多是出差顺便,飞机酒店。儿子则是自己攒钱,主动节俭。他知道他爹“就差钱”,为了省钱,他尽了最大努力。从大连去无锡的飞机票,他是在最淡季预购的,才240元;从杭州经重庆去成都,坐火车才花了200多元;从成都去拉萨他坐的是大客,竟然走了六天!所到之处,基本都是住的青年旅社,12个人一个房间,30元钱。我问他这样走能休息好吗?他笑笑:“不累啊,一路看沿途的风光,挺好的。”让儿子吃苦并以苦为乐,这是我的无奈,却是他的无愧。

    在拉萨,儿子拍了许多照片。打开电脑,他一个个相册点给我看。拉萨的云彩就是雄壮,青藏的原野就是辽阔。我选了几张他喜欢我也喜欢的照片,让他QQ发给了我。我把他拍的一张布达拉宫的全景图放在了桌面上,看着这幅图片,我心飞翔。

    当初给儿子起名叫“翔宇”,完全是因为对周恩来的崇拜。不过,我想,周恩来当年给自己取了这个字,也许也是因为他喜欢周游世界,而且他的少年壮志就是“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之时”。

    儿子大学读了旅游管理,在我看来这是阴差阳错的无奈,但是他也真的喜欢旅游,就随他去。现在他又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专业第二学历,是他的努力和造化。旅游,主持。这也是我的梦。突然想起我1989年在北京高级新闻研修班认识的武汉侠女范春哥,她后来选择的人生之路就是徒步天下,浪迹天涯。我们对我们生活的地球的确了解的太少,热爱的不够,糟蹋得够呛。如果有朝一日我的儿子拿着麦克一路主持,那就是我。

    人在旅途,就有挑战。儿子说,在拉萨的第一天,他遭遇了严重的缺氧反应,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呕吐不止。我问他:“你当时怎么想的?是不是想这次完了,葬身拉萨了?”他说:“我当时就想,好了,这次好了,吐了以后就适应了。”

    儿子好样的。在三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如履平地,饮酒放歌。有了这个高度垫底,就能“一览众山小”了。

    这一趟拉萨之旅,偷偷地去,朗朗地归,儿子怕我担心,我为儿子开心。不过,有一件事我却一直闷在心里没说出来:儿子说的那个和他一起旅游的“同学”,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呢?想问。话到嗓子眼,算了。

    重要的是儿子真的飞起来了。翔宇。翱翔宇宙。也许儿子这一代人,真的会乘坐航天飞船到宇宙间旅游呢!到那时候,我要是活着,就让儿子送我回我的故乡——瓦肯星。

无锡、杭州、成都、康定、拉萨、西宁、北京、三亚、大连……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无锡、杭州、重庆、成都、康定、拉萨……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