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2009-04-10 21:16:05|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菜花和杜鹃花是怎么开的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中日韩三国,是徒步运动发达的国家,在这方面也很富有创造性。2005年5月,第三届大连国际徒步大会期间,大连市市长夏德仁会见了日本久留米市市长江藤守国、韩国西归浦市副市长梁光浩及两个国家的徒步协会官员。三城市签署了结为“东亚之花徒步联盟”的协议。从此,中国大连的槐花、韩国西归浦的油菜花和日本久留米市的杜鹃花分别作为城市特色标志,开始续写徒步会友、以花结盟的佳话。

2007年4月和08年3月,我以大连徒步协会会长助理和新闻发言人的身份率团和随团去了日本久留米和韩国西归浦,所见所闻,至今难忘。

    走在日本城间小路上

 日本久留米市共有300000人口,徒步大会设有5公里、10公里、20公里、40公里等项目,约有15000人参加了这次徒步活动,其中有许多外国人。我们大连代表团一行十人,穿着统一的白色休闲套装,十分引人注目。那天早上,我们和各路队伍一起集合在中央公园广场上。出发前,久留米的市长和徒步者一起做操热身,大约有半个小时。一位健美教练在台上示范喊号,大家在下面跟着学做,伸腿弯腰,挺乐呵。我们的团员、市人大崔学峰和交警支队的张锡魁一面用力做一面议论说:“感觉像是回到了小学做广播体操哈。”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出发以后,队伍沿着指示牌行走,很快穿过闹市进入小路而且是那种乡间小道,让我们感觉这个城市与农村之间界限很模糊。一路上看到的除了田野河流就是小楼汽车,空气清新,景色宜人。路上人很少,很像我们国内女足在比赛,基本没有观众。往前走,越走路越窄,我门几个人想并肩唠嗑都很难。许多地方徒步线路狭窄到仅容一人经过。沿途的指路牌子非常多也非常小,但是用不同色彩表示出不同的路程项目,简洁而明了,很有日本特色。到了终点以后,我们发现日本读卖新闻等几家报社在那里举办抽奖活动,我们也去排队体验了一把,我抽了个三等奖,是一个小狗狗手机链。

    大雨浇不灭徒步热情

 日本人做事情很认真。我们在久留米徒步大会期间,对此深有感触。两年过去了,有几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是在徒步第二天,早上起来天下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我们在驻地吃早餐时议论说,这么大的雨,还能走啊?有人还开玩笑说,咱就在酒店呆着打滚子吧。结果八点钟,翻译和陪同按原计划准时来接我们。我问翻译:“雨这么大,还照常走啊?”她说:“是啊。大家都到齐了,您是中国代表团的团长,您还要在出发仪式上讲话呢!”我听了感觉有点惭愧,念小学时不就在样板戏里知道“暴风雨更增添战斗豪情”吗?怎么跑到外国打退堂鼓呢?我为了表示敬意,在去程车上翻看从大连带的《学日语》,用汉字标发音准备了一段讲话稿。到了会场一看,我的妈呀,一大片的人群穿着五颜六色的雨衣整齐站在雨中,像鲜花一样和杜鹃相映,情景十分感人。我的不太标准的日语发言博得了鲜花的掌声。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二是我们团有一位年龄最大的团员名叫邹志明,他和老伴是著名的徒步者,几乎每天都在结伴而行。大连徒步大会他们年年都是携手走完30公里,很轻松。在久留米的徒步大会上,有位日本老人对他俩很感兴趣,手持摄像机前后左右好一个拍,然后又哇啦哇啦好一顿采访。我们几个在一旁就猜想议论:这老头不像电视台专业的啊,是不是忽悠啊。第二天一早,我们所在酒店服务生转给我一个口袋,里面装着一盘录像带,还附了一封信。原来,那老头就是一个普通的徒步爱好者,来过大连,他说他很敬佩大连这对徒步夫妻,特地为他们留下纪念。

 第三件事是和我们大连产生强烈对比的。大连徒步大会每年人都很多,去年报名的不到9万,实际到现场参加的人却超过了20万。在日本久留米徒步大会期间,我们代表团刻意观察,发现没有一个人不戴徒步大会统一服装标志的。也就是说,不交钱报名的,一个也没有来的。我问翻译,报名费是多少,她说是1000日元相当于人民币60元。我又问,如果不报名的不可以参加活动吗?她十分不解地问我:“不报名,说明你不喜欢徒步;不喜欢,你来干什么呢﹖”原来如比啊。真是习惯和观念不一样啊。我不禁想起十几年前,在万达管球票,球迷就是认为买票看球没面子,找张嘉树要张票才展扬。我又问翻译,在日本闯一次红灯罚款多少钱。她又反问:“是红灯,为什么还要闯呢?”这一回,我们都笑了。

    我在韩国成了兵马俑

 在徒步的程序安排上,日韩两国与我们有一个区别,就是他们都在徒步大会的前一天安排一个游行活动以造声势。而这个活动是要通过服饰去表现不同国家的文化。上次去日本,人家希望我们带民族服装去,我们因为对方没有特别要求,就没带。这回赴韩之前,西归浦的旅游观光部门也这样要求了,我们也没有太在意。结果到了那里,我们都后悔没有带唐装来,我那件大红色的唐装都找出来了,却忘记装包了。韩国朋友穿了长袍,日本老太穿了和服,我们显得很尴尬。韩国翻译很热情,她说她给我们准备。到了下午游行开始前,她把我们领到了市政府大楼,拿出借来的两件男装,一件旗袍。我们一看都傻了:这男装哪是唐装啊?是舞台上用的盔甲装,好像是在《满城尽带黄金甲》里见过!徒步协会秘书长郑全肃大姐笑得直捂肚子,笑过之后她命令我和交警支队的王孝敏穿上这两套盔甲服,我俩只有尊命,穿吧,反正不是在大连,耍彪也没有人看!那件旗袍太瘦,郑大姐穿不了,另一位王建文大姐套上正好。那天,我们三个成了游行队伍中的明星。韩国电视台采访了穿盔甲服的我,我想,好在不是大连台,要不然俺老娘看了还不得说她儿彪了啊!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第三天,韩国方面组织我们去参观徐福纪念馆,据说当年徐福率五百童男童女乘船来此为秦始皇采到了长生不老仙草。一进纪念馆大门我们就看到两尊真人高的兵马俑。大姐叫道:“妈呀,这不是嘉树和孝敏吗?”我们一看,兵马俑和我们那天穿的服装一模一样。可把大家笑毁了。

 杜鹃花节和油菜花节

 在徒步大会安排上,日本和韩国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和大连不一样,这就是他们把徒步大会和当地的民间节日有机结合了起来。日本是第十届久留米杜鹃花节,韩国是第26届油菜花节。徒步大会是这两个节日的重头戏。节日里都有很多民俗表演,很有意思。在久留米,我和团里最小的张莹被邀请到台上参与一个酿造米酒的表演仪式;在西归浦,我们在开幕式上欣赏到韩国当红女歌星张尹贞的演唱。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城市在节日的包装上都很讲究,节徽设计很美观,各种宣传品印刷也很漂亮。值得我们大连借鉴。当然,他们对大连的徒步大会都有很高评价。日本久留米市市长江藤守国曾说,大连是一个很开放的旅游城市,有几十万人参加徒步活动,不仅证明了大连市民注重健康,也证明他们重视友谊,热爱和平。他祝愿大连的徒步大会越办越好。

 

我的见闻:在韩国日本看徒步走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