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1996我率1300球迷包船赴津助威的惊险经历  

2009-03-23 08:56:30|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年前津门快乐历险记

 组团包船,进津助威,是1996年我主持大连市球迷协会正式注册重新组建后干的第一件大事,也是回想起来十分后怕的一次有着冒险因素的跨海行动。

                                   准备跨海

1996年甲A联赛,万达开局连续四个客场,第一场比赛就是客战天津。王健林董事长做事总是大手笔,为了力争精彩的开门红,他提出组织球迷进津异地助威,为此,我们做了周密的准备,我到海运集团找到老总谈了两次,最后确定包下“天河轮”,组织一次前所未有的球迷跨海大行动。包船需要钱,王健林董事长亲自牵线拉赞助,由大连宏大房地产公司和富豪房地产公司两家出资15万元,解决了船票问题。同时,俱乐部出资购置了喇叭、帽子、小旗等。

1996我率1300球迷包船赴津助威的惊险经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由于这次活动规模大,影响大,大连市领导也十分重视,市委副书记林庆民专门听取了筹备工作汇报,他说:“这件事很大,由市球迷协会独立操作,就是要树立球迷协会的威信,我们都当后台,各个方面都要积极支持。”他还说:“这次活动不仅仅是看球,而是展现我们大连人的精神文明水平,一定要精心组织,万无一失。”

 按照领导的意见,我们球迷协会紧张地忙碌起来。船解决了,重要的就是天津方面球迷接待和安保工作。我到天津去找到了我的老朋友《今晚报》报业集团总经理牛德林。牛德林当年是《今晚报》的体育部主任,我在《大连晚报》担任体育部主任时和他处得挺好,牛德林在天津圈内是有名的“牛爷”,牛爷也真牛,一拍胸脯:“没问题!”他亲自出面协调了天津公安局、三星俱乐部和旅游公司,把安保、球票、车辆问题一一搞掂。《今晚报》的记者缪志刚也帮忙做了很多事情。在大连这边,一是球迷的登记和组织,二是行动的物质准备。组织赴津活动的消息在报纸刊登后,这件事立即成为大连人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大连球迷报名十分踊跃,球迷协会一连几天电话铃声不断。球迷协会和俱乐部的赵东斌、张纲、陈凯昭、李晓云、曲欣、赵晶等人夜以继日地忙着登记编组。协会采用以团体会员方式报名,力求保证球迷素质,与每个单位负责人都签署了责任书,要求球迷文明观赛,以礼相待。当时,每个人好像是交20元钱,这仅仅是用来解决五顿用餐的费用,而球迷的装备和船票、交通费用都由俱乐部解决。当时,有一位球迷协会副会长叫车旭华,送来了高档的补品叫“年华春晖液”,这种饮品好像含有什么冬虫夏草,记得当时协会几位会长开玩笑,有的说:“别把球迷们都补得眼睛发蓝啊。”还有的说:“至少它能补充体力、精力,解除疲劳。”于是就每个球迷发了一瓶,并嘱咐要在到天津下船前再喝。当时的一位副秘书长就是税务局的“许大扯”许健联系了瓦房店西林矿泉水和朝日啤酒。而最重要的吃饭问题却令人十分头号痛,1200多人同时就餐,在船上做成本高,也来不及,从地上买,成本更高,也不易保鲜。我们找了几所大学的食堂,人家一听20元钱五顿饭都不干,他们说:“球迷难侍候,整不好赔了钱还挨了骂。”权衡再三,最后我决定让我自己开办的咕嘟炖酒店停业两天,服务员登船义务做饭,仅仅炸鱼就用了二百斤豆油。

 4月12日一大早晨,迟尚斌率万达队乘飞机赴津出征,大连市薄市长等领导到机场送行,我把赴津助威团的一面小蓝旗递给了薄市长,上面印有“万达好运”四个字,我向薄市长简要地汇报了一下球迷助威团的情况,他高兴地挥舞着小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我们的球队出征了,我们的球迷也要去助威,大连人民都在期待着万达好运,我祝万达将士旗开得胜,也祝大连球迷马到成功。”这一天是球迷赴津前的最后准备时刻,一切按计划紧张有序地落实着,我们球迷协会的几位骨干开了几次会,把能想到的困难都想到了,从各个方面都想了许多应急的预案。球迷队伍来自各个单位,为了在短时间内使这支队伍有组织有纪律,我们对每个球迷都编了号,发了证,分成几十个分团,而且每个球迷都有一级组织做担保,王健林指定我做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把印有001号的总指挥证发给了随团赴津的万达集团办公室主任黄平,我自己佩带了一个002号副总指挥证。出征前,林庆民让秘书王大志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在他的办公室坐了十几分钟,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讲,等他处理完了公务,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嘉树,这次行动安全第一,津溏高速公路上,车距一定要保持在50米,要确保绝对安全。”我从林书记办公室出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划过:“难道在那一段公路上会出什么意外?”

                                    我们赢了

 4月13日傍晚,夜幕降临时分,大连港人头攒动,几十面万达队旗和协会三色旗在春风里飘荡,球迷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兴奋地谈论着这一个足球城史无前例的壮举。在大连港门口,大连电视台记者采访我,我只说了一句话:“我们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大连的球队是一流的,大连的球迷也是一流的,我们这座城市更是一流的!”晚8时,汽笛一声长鸣,“天河”轮载着1200名球迷开始奔向胜利彼岸的征程。在船上,球迷协会利用广播反复播放《万达,我爱你》,《不再让上帝流泪》等足球歌曲(这些歌曲都是由作曲家郑冰作曲,歌词大都是由陈凯昭和我写的),人人都是兴奋异常,久久难以入睡。晚上10点,我们召开了分团长会议,研究讨论助威方案、行动路线,要求各分团反复强调组织纪律,文明观赛事,理智对输赢。特别是对于可能出现的天津球迷过激情况,要求各分团确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切行动听指挥。当时那种感觉就像在组织一场战役。与之同时,球迷协会的副会长谷永平(已故)和组织部长张纲已经提前到达天津打前站。

 4月14日下午,满载大连球迷的23辆大客车从塘沽顺利驶到天津民园体育场,在大门前,迟尚斌主教练一眼看到了戴着小红帽的俱乐部秘书曲欣,不由自主地喊道:“我们的小红帽来了!”(曲欣那时候总爱戴着一顶红的八角帽,给迟导和球队留下很深印象。)球迷和队员异地相逢,倍感亲切。许多球迷高喊:“万达队,好好打,我们来加油了!”

 1200名球迷坐满了整个2号看台,大家精神饱满,士气高昂,这时,万达副总经理刁士祥在电话里告诉我,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会全在北京开会之后,顺路赶来督战。在刁总的陪同下,王会全走下主席台,来到大连球迷看台前,向大家热情招手问候,他连声高喊:“球迷朋友们辛苦了,谢谢大家!”

1996我率1300球迷包船赴津助威的惊险经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蓝旗、蓝帽、蓝喇叭,津门刮起蓝色风。比赛开始后,大连球迷有节奏地击鼓吹号,加油助威,“报童”邓印来依然是戴着那顶有特色的黑色礼帽,不停地呐喊着,著名球迷“山东大叔”组织的球迷角分会表现得十分活跃,而且十分守纪律。但是,当地个别球迷却向大连球迷采取了不友好的态度,特别是在2号看台的两侧,许多矿泉水瓶向大连球迷飞来,有个别大连球迷也还以水瓶,和他们对骂起来。上半场双方0:0战平,中场休息时,王会全把我叫到主席台,再三嘱咐,一定要想办法让球迷冷静,克制,不要激化矛盾。王会全说:“我们要赢球,也要赢人,要在文明表现上赢得天津球迷的尊重。”下半时,万达队连进三球,2号看台一片欢腾,大家兴奋地唱起了那首熟悉的《噢来噢来》,许多球迷嗓子都喊哑了。终场哨声一响,几十名天津警察立即把大连球迷围起来,将球迷有秩序地护送到场内,这时,万达队员也在场内,球迷们纷纷围起队员,把李明、张恩华等人抛向空中,王会全再次来到球迷当中,祝贺这次大规模异地助威活动圆满成功,嘱咐回去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归途遭袭

 夜幕降临,兴奋的大连球迷分乘23辆大客车前往塘沽,准备踏上回故乡之路,天津的警车将护送出了市区。我们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向天津警察告别后,车队正常行驶在通往塘沽的公路上。球迷们还沉浸在赢球的喜悦之中,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咣!咣!”我所在的1号车车窗碎了好几块。随后,电话里传来后面车队遭袭击的报告。好多大客车几乎在同时受到了道路两旁的石块、砖头袭击,这一瞬间我意识到严重的事件已经发生了。我和黄平主任简单碰了下头,就给车队下了两条死令,一是提速前进,尽快甩掉袭击者,二是所有的球迷双手抱头,尽最大努力确保人身安全。在将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大家都双手捂着头,有的把手里的提包放在头上,有的球迷在这个时候给家里人打起了手机。大连这面很快就在第一时间得知了“大连球迷在天津被打”的消息。

 车到塘沽,已是晚上8点多钟,我们仔细观察周围,没有发现异常现象,就安排各个分团迅速查点伤员情况,安排球迷排队登上停靠在那里等候的“天河”轮。这时,市委副书记林庆民和副市长董文杰都分别打电话来询问情况。我在电话里向两位领导郑重汇报:“经过清点,没有一个重伤,有几十个人受伤,都是手臂和脸有轻微的玻璃片划伤。”我放下电话,望着夜幕下的登船队伍,心里顿时生出一阵后怕的感觉:“如果有人重伤,甚至有人……那我怎么交待啊!”我又想起临行前林书记的嘱咐,津塘公路上果然出事了,虽然不是出在车距上。其实,天津个别球迷因为输了球有过激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预料的,因为道理很简单,任何地方都会有左中右,任何地方都可能有足球流氓。如果我们在此之前能准备得更周密一些,就劳驾天津公安局护送到塘沽,那也许什么事都不会有了。不过,庆幸的是,我们没有伤员,也就没有什么损失。

 但是上船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伤势不轻的女球迷,她当时用手捂着脸,躺在船舱过道的长椅上,我过去看她时,她好像有点迷昏,也许是吓得吧,也许是乐的吧。她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会长,我要和你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我见状安慰她说:“我们已经胜利了,你就好好养伤吧。”经船上的医生检查,这个女球迷的右颊被玻璃片划了一道较深的口子,如果不及时做缝和处理,在船上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很可能会出现感染和后遗症。为了对这个女球迷负责,我当即决定由她单位的领导护送她马上下船,到塘沽的医院救治,第二天再搭“棒棰岛”轮返回大连。我记得当时她的领导介绍说,这个女球迷所在单位是中山区一个街办工厂万达印刷厂(不是隶属万达集团的)的职工,她的这个进津名额还是她从爱人手里争来的。为了确保安全,我当时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两条意见,大概意思是第一要在治疗过程中确保不说大连话,以免被当地球迷发现,节外生枝;第二厂方要确保她的治疗和归途的安全。这位女球迷跟着厂长下了船。

 路上的惊恐没有冲淡大家胜利的喜悦,在船上,协会向球迷发放啤酒和炸鱼,大家很快就沉浸在欢庆胜利的气氛中,这时,我接到了几个亲友从大连打来的电话,大意是说“听说死伤上百啊”,我听了以后哭笑不得。当夜无事,酒后沉睡。第二天上午,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闹事插曲

 我和黄平主任还有球迷协会的几个人正在船舱里打扑克,忽然广播喇叭里中断了正常的球迷协会事先准备的录音广播,传来了一个大连海蛎子味的声音:“球迷注意了啊,现在广播紧急通知,全体球迷到甲板上,有重要事情讨论!”初闻此声,我还以为谁在恶作剧,但仔细一听觉得不对劲,我从窗上往甲板看去,已经有百十个球迷聚在甲板上,三五成群议论着什么,从表情上看,气氛很是异常。这时,船行在公海上,手机没有信号,我请示黄平,他说:“市领导和董事长授权你全权指挥,你就大胆处理,集团支持你。”因为不了解甲板上的情况,我做了最坏打算。我马上找到船长(记得姓崔)请求协助应急,他找来了船上的乘警,我问:“有枪吗?”他答:“有,但是没子弹。”我说:“那你就穿着警服跟我上来吧。”我迅速来到甲板上面一层船舱的外面,手扶着栏杆向下望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我告诉船警,一旦出现紧急情况,首先确保驾驶室安全。他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看情况再定。”我站在上面往下看,听到的是一些球迷愤愤的议论声,很多话好像是冲我来的,我记得很清楚,有个球迷喊:“把他扔海里去。”我当时一阵紧张,心想:“我可不会游泳,扔海里必死无疑呀。”也怪,人到此时反倒不怕什么了,我拿着高音喇叭,对着球迷开始了没有任何准备的演讲。记得当时我身边有球迷协会的赵东斌、谷永平、大连电视台的记者张锡军、《大连晚报》的记者王维民,他们也是在给我壮胆。我记得当时我首先请大家派代表把自己的意见表达清楚,听来听去基本是三条,第一是华润啤酒给了你20万,你贪污了;第二是让你的咕嘟炖上船作饭,赚了多少钱;第三是你张嘉树没有资格当会长,赶快辞职下台吧。我听了这些,我对事态有了一个初步的预料,就这三点做了认真的解释。

 20万是怎么回事?赛前,大连电视台播了一个专题片,介绍万达出征的准备情况,专题片解说词是我写的。片里有一段是华润老总韩行敏的原话,他说万达要是夺冠了,我就奖励进球队员20万。钱还没给,有人就这样胡扯,不是道听途说,就是别有用心。咕嘟炖是怎么回事?前面已经交待过,是我牺牲了自己的利益,让自己的员工上船学雷锋,义务为球迷服务。有什么错啊?我说:“会长是我要干的吗?是大家推举的,俱乐部认可的,市领导同意的,你们不想让我干,我也没想要干,现在干上了,就是为大家服务,为球队服务。我们第一场比赛赢了,这里有大家的功劳,我们应该乘胜前进,去为球队做更多的事情,你这个时候闹内讧,能对得起谁啊!谁想当会长?你站出来!我让,你上来干!只要能把大连球迷组织好,谁干都行。”我讲了这样一番话,最后喊了一句“球迷万岁”,听到下面甲板上传来一阵掌声,我知道我赢了,球迷协会赢了,我就转身走了下来。

 在船舱过道,有些球迷握着我的手说:“会长,你讲得好,你讲的是实话。”还有的人低声告诉我:“就是某某鼓动闹事的,他想当会长。”

 这个某某是谁,我到现在已经模糊了,因为我压根儿也没有把这件事当做一个什么大的阴谋去思考,我觉得在首轮客场赢球千人助威成功的大好开局下有人想当会长这很正常,只是手段笨了一些。我当时甚至想这些球迷和闹事的筹划者也挺可爱的,给不平常的天津之旅又增加了一些神秘色彩,给我未来的回忆增加了一些笑料。

1996我率1300球迷包船赴津助威的惊险经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这个插曲很快就淹没在渤海的涛声中。15日下午,“天河”轮载着胜利的欢歌笑语驶回了大连港。在家的球迷协会副会长吕家庆和姜树君带着乐队在码头热情相迎,许多球迷和家人见面,喜形于色,滔滔不绝,这一天,大连人在欢庆着甲A首轮球场内外双双开门红。当天傍晚,林庆民、王会全、董文杰等领导分别听了我的工作汇报,对于归途个别球迷闹事,我没有汇报。他们对大连球迷在球场的总体表现给予了很高评价,同时也为归途中的遭袭和由此带来的安全问题深感忧虑。他们不约而同地提出了一个观点,这就是以后客场不要再组织大规模的助威团了。

 回到大连后,我曾给“牛爷”打过电话,向他致谢,我还起草了一个新闻稿,传给了《今晚报》,内容大抵是讲这次异地助威在天津方面协助下,获得圆满成功。对于归途的车队遭袭事件,一是没有证据二是没有大伤,也就忽略不言,息事宁人了。更没有可能考虑去上书足协以免扩大事态。不过我很为那家旅游公司的损失而惋惜,毕竟都是些新车,那些当地的司机师傅也因为我们而受惊一场了。也许这是当时新闻界的某种悲哀吧。

 虽然我和球迷协会的同事们很难从出师胜利的狂热中一下子刹车,但是这次带有冒险因素的行动侥幸没有出大事,的确让我们不得不在助威形式上考虑另辟蹊径。毕竟,有些事情特别是暴力问题是球迷组织无法控制的。

 这次大连球迷包船跨海助威行动已经创下了甲A史上的记录,后来山东球迷组织了几千人乘火车进京助威,但那是足协杯的事了。

                              三个细节

关于这次旅程,我还有三个故事情节需要交待一下。一是电视台张锡军事后后悔说:“那一段演讲很精彩,可惜我当时忘了带摄像机给你拍下来了。”不过《大连晚报》的王士俊倒是全程跟踪,拍了一盘录像带送给我,这盘带子在我家里放了十年,我一直没看。二是那位女球迷缝了几针包扎后安全无恙,第二天回来了,在“棒棰岛”轮上她简直成了女英雄,被人们围着听她讲“战斗经历”。她下船后直接到球迷协会找了我,提出三个要求:一、要一个正式的协会会员证,我当时就给她办了;二、要和我合个影,我当时就跟她合了;三、她拿出一张治疗收据(大概是500块钱)要协会报销,我从兜里掏了500块钱给她,告诉她这是我个人的钱,协会没有这笔开支,然后当着她的面把收据撕掉了。我当时就想,要是以后落个疤什么的再来找我报销美容钱,我可受不了。最后还有一个事,就是我在津溏高速公路遭袭的车上捡了一块地砖,那是足球暴力的“证据”,也是球迷活动的“文物”。我把这块砖头拿回家放在阳台上,后来被我老妈放在酸菜缸里压菜用,开春就扔了。姜末听说了,就把它捡到了“姜末足球博物馆”里,作为第054号藏品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8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