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小时在乡下,骂人不仅是打招呼的用语,更是关系亲密的表示……  

2009-12-09 19:58:42|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骂人的故事之一

    又骂人了。在《爱的阳光》晚会彩排的现场。

    有人说,你要学柏导耍大牌啊?我说不是不是,口头禅,好久没禅,一激动就溜达出来了。

    我的骂人习惯很不好,我曾经和别人解释过,我的骂人不是骂人,但是人家说你就是骂人而且骂得很难听。

    我的骂人习惯是小时候在普兰店养成的。大约十岁前后吧。村里人都是不骂人不开口的,很亲切的。骂人不仅是打招呼的用语,更是关系亲密的表示。请听一段晚饭后的录音——

    “哎个驴操的,歹没歹啊?”

    “逼样,都几点了还没歹啊?”

    “爹了个鸡子,歹就歹了,得瑟什么啊?”

    “你这个逼养操地,又没拿扑克是不是?”

    “我操,我能不拿吗?不拿扑克干鸡毛啊?”

     这段对话再现的是我们晚饭后在村子西头约会打扑克的情景。当然,只有在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才会读懂这段对话,如果想模仿还必须找到那个语言环境,那个笑呵呵的亲切味道。

     我是15岁随家从乡下回大连的,后来1977年中学毕业又下乡到了庄河,在那里考上了大学。

     农民说脏话,有时很愚昧,有时又很智慧,很哲理。比如,表述一个十分危险的情形:“鸡子头挂镰刀——险刺呼啦!”多形象啊!再比如,形容一件特别巧的事情:“驴鸡子掉磨眼里了——巧不巧死了!”多生动!还比如,问队长:“什么时候收工啊?”他答:“驴鸡子插富态眼(烟筒),黑(读he三声)了算!”多贴切啊!!

        当然,我不是主张骂人有理或者逆反文明,我只是客观地反映了一种历史现象。你说,当年的这种“骂人”是不是很精彩啊?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