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2009-01-22 07:29:45|  分类: 橘子乐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认识的那个鲁国门客先生

   我之熟人鲁国门客先生,乃烟台龙口人士,孔子遗风曲阜师范高才生。漂居大连二十余载,虽有定所,仍无安心。先生做人甚有修道,常忍气吞声,亦谈笑风生。我每读先生之经典博文《在别人的城市》或感叹不已或大哭不禁。先生伤感:“一个人走在霓虹闪烁的人民路上,我会有种孤儿的凄凉,仿佛这座城市离我很远。”先生浪漫:“我的痛苦和困惑都被海水淘尽,我的欢乐和光鲜都随浪花升腾。”先生多情:“我希望在岸边的礁石上,会有一位姑娘深情地看着这一切。” 于是乎,先生断言:“这是别人的城市”。

先生笔下的“别人”正是一口海蛎子味的我们。我与先生二十年前即共事于报馆,早年曾与之同行考察过汉口金陵北平。没想到,我早就把他当自己人了,而他却是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不过感觉中这位矮个子的余则成独在异乡为异客,倒也过着朗润的生活。偶尔杯盏于小肆,嗨歌于卡拉,其鲁风之儒雅龙人之狡黠骚客之放浪,真真得瑟个不轻。最难忘先生赤足站在茶几上挥筷指挥小合唱,一曲《霸王别姬》,猎猎风中陶醉,王和姬们捧腹大笑,挺胸献花。其景灿灿,其乐融融,谁也没拿他当外乡人。

先生在大连潜伏多年,交游甚广,美名颇多。因其相貌,被雅称为“大力水手”;因其名字,被戏拆为“登皮”简称为“皮”;因其专长,被公推为“情感大师”。龙口盛产粉丝,先生在大连也拥有众多粉丝。先生做事,丝丝入扣,先生做人,很像教授。非诚勿扰,顺藤摸瓜,温良恭俭,热心护花。酒桌上若有女士坐其左右,必照顾细微,为其虾爬子剥皮,比脱衣服还溜到。每以标准之普通话(龙普)劝酒谈情,柔声细语,温暖如春风搔面,绅士风度令在座众男士汗颜。

先生有情有意,熟玩诗文。先生之文字或洋洋洒洒万言或哼哼呀呀数句,都是原创,绝无抄袭。用大连话讲,那是小词儿颠倒得血干净,就是有点看不懂。这不是作者高深,而是读者笨蛋。因为字里行间全是密电码,有些情报需火烤之后方能显现。忆往昔先生主宰半扇《东北之窗》窗前经常明月光;创办“大连女孩”专栏偶尔也写女孩她娘。看今朝先生常以文字细腻而自得,多次笑我:“写评论我不如后皇,写女人谁也不如我!”我是心知肚明,先生这是给我面子开我心。我哪会写什么评论啊?顶多是玩玩打油小技,做点平仄杂耍,让先生贻笑大方。我敢断言,写女人,先生那是洞察秋毫,我等自愧弗如,手边就有先生写的《心然印象记》,“心如飞鸟,天空无羁,爱巢有期”等美艳佳句,令人心旷神怡。写评论,先生也是域中高手,比画里有话的姜末肯定差点功夫,比那七支钢笔李大眼则是绰绰有余。想那两千年前孔老夫子最擅评论,先生既是孔子徒孙,岂不擅评?一篇《在别人的城市》就是评论之范文,令我反复吟读,常有反应。

先生近年混入大连滚坛亦是由评论员入道,理论指导实践,猫赖手法翻新,令人拍案叫绝,试举一二:先生通常出牌时身体略仰如钟表之9点零5分,嘴叼云烟,手持牌扇,仪态优雅;倘若手里有大牌,则身体立即前倾至差5分9点,盖因动作幅度过大,不等对家会意,全体都有察觉。先生喜好趴墙头看邻家牌花。一日,上家不慎牌花洒落一地,先生迅疾俯身视之,上家嗔怒:“别看我牌!”先生头也不抬答曰:“我没看!”四人大笑。其老搭档红卫说:“疑似猫赖,赖得可爱。”我说:“大连十二怪应该再加一怪:皮先生玩牌血猫赖!”

赖归赖,人不坏。先生文字高深却也礼贤下士。近日承蒙先生高看,命我做联一副,且“嵌入我的名字,有些祝福和鼓励蕴意”。我是诚惶诚愧,夜不能妹,开着空调,把灯推敲,直至东方鱼肚露白时,终得一联。甚喜。然转念一想吧,先生半生功德无量,恰似葛优去那小教堂,一副小联子哪能囊括?遂化用黄鹤楼联再做一副。也巧,两个嵌名,一是艺名,一是本名。全了。

大连不大,龙口无龙。一泓海水,半日航程。牛年将至,牛气渐浓。唯望先生将“别人”变成自己,让“飞鸟”纵情海天。憨态可掬依旧,浪漫情怀常新。普通话不可不讲,大连话不可不会。做间谍融入此地,打滚子别太叫真。另,大连乃开放浪漫之都,如有陌生女士电话约先生见面吃酒求教,千万别信。一笑。

                                                   (嘉树2008.1.22晨于兰亭)

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从着装看人品。

1990年8月,我与门客先生去武汉考察。

照片为证:众男女皆短,唯先生独长!道貌岸然,可见一斑。

 

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赠联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鲁国妙手曾玩东北!

门客冰心可在大连?

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注:“东北”者,先生主编过的杂志《东北之窗》也。“大连”既指所编之《大连担保》,也指所居之浪漫都市。

澄水洗清天地憾

波涛荡尽古今愁

一个热心于护花的大力水手!一个潜伏于大连的龙口间谍!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注:唐王安石撰黄鹤楼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憾; 大江东去,波涛洗尽古今愁。”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