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写歌词都是边唱边写……  

2008-10-22 08:01:43|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歌词我要做张乔羽

       朋友打电话来,说某单位要他帮忙介绍找人为他们单位写一首厂歌。我欣然答应了。朋友说不能白写,有报酬的。我挺兴奋——写歌也可以赚钱了!朋友问我你的搭档是谁?谁?想想这时几年来歌词写的不多,郑冰作的不少。那当然是郑冰了  。

        第二天,朋友跟我要我的简历,我赶紧发了给他。

  过了十来天,朋友又打来电话,告诉我:“你不要着急,人家正在考虑。”我开玩笑说:“是不是我的名气不够啊,不行我请我老师乔羽给他写啊!”他说不是,是人家不太认识郑冰。天哪,天下谁人不识冰啊!我又上网查了一通,撰写了一份郑冰小传发了过去。

  朋友后来问,你老师真是乔老爷啊?我笑了:天下词人皆为我师,为什么我不可以跟乔老爷学学啊。

  歌词怎么写,我真的没有系统学过。在我的概念中,诗词谱了曲子就可以唱,就是歌。文革时期,老人家的语录都谱曲歌唱,也挺好听的。印象最深的就是“下定决心”那首,是劫夫的吧,百唱不够。大连服装节总导演杨道立大姐是一位我很敬佩的词作家,她写的《大连之恋》大气磅礴,刘欢作曲并演唱,现在仍很流传。十几年前,杨老师对我说过:“嘉树你跟我学学写歌词吧,你在这方面有天赋啊!”我连说“好啊”,心里却没在意,一拖下来到今天也没拜师。现在杨老师已经曾经沧海了,在从事房地产业了,再去求她,她恐怕也没有那么多精力了。

 但是我明白,歌词创作肯定是一门学问,有它独到的规律和技巧。杨道立老师肯定专门研究过。学问是不能糊弄的,你可以去悟它,但你不可忽略它。我虽没学过却一直爱好,当年出的《战地新歌》一至三册,没有倒背如流,也是首首不落。等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许多老歌和港台流行歌,都让我感动不已,久唱不厌。我认为:就像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一样,当代最具代表性的最有成就的文学形式就是歌词。没有什么能像它这样广为流传,深入人心。当然,网络文化和短信文化也在迅猛兴起。不过,它们目前还取代不了歌词的地位。

  郑冰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著名作曲家,他的好几部二胡交响曲都获了大奖。奥运会音乐创作他也是主力。我认识他是在1986年,我们一起在第二届大运会组委会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为都是球迷,很是投机。我和郑兵第一次合作是1987年,为大连电视台专题片《强音》做主题歌。1996年,万达队歌也是我俩合作的。我们还为大连阳光学校写过校歌。他现在人在北京,心恋故乡,经常发些新段子让我哈哈一笑。前年郑冰老母亲病故,他请我去主持的葬礼,现场播放了他和胞弟郑军自作自唱的《母亲的眼睛》,让人不禁潸然泪下。

  96年郑冰为我写了几首足球歌曲后,曾鼓励我“多写一些,最好是爱情的”,我答应了却没写出来。2005年底,中影公司的丛者甲老师率一班兵马来大连拍电影,让我写一首电影插曲,我答应得很痛快,创作得很痛苦。在家憋了好几天,照猫画虎整出了一首。丛老师指点一番,我又修改若干,总算交了差。没有配姜末舒服,没有玩打油简单。但是很刺激。丛老师说我的创作方式是对的,就是一面唱一面写,我在家对着电脑哼哼呀呀唱了好几个晚上,俺老娘偷偷看我,还以为她儿彪了哪!

  后来丛老师告诉我,歌已谱曲,是他女儿做的,很现代。他的女儿丛新竹是一位音乐硕士研究生,她曾两次见证北京申办奥运并创作奥运歌曲《人类竞赛》。

    前几天翻旧日记,翻出我在30多年前写的一首歌,甚喜。我的歌词创作也是历史悠久啊!你看:“月亮当空做电灯,场院响起欢笑声,贫下中农来夜战啊,隆隆隆吆隆隆隆,脱粒机啊声音真动听……”

   这首名叫《夜战》的歌写于1972年12月,那年我12周岁。当时我家在新金县(普兰店)乡下,我把歌词寄给了在大连34中教书的爸爸,他请该校音乐老师王贵勋谱了曲,我记得我们新金七中班上同学还表演过这个节目呢。

  王老师后来当校长了,我也没有去钻研歌词,要不然,也许我国歌坛又会出两位词曲大作家,说不定宋祖英还得唱我们的歌呢!人生就是这样,就像踢足球打滚子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机会和定向再加上天赋与努力,谁都可能成名的。甚至,我现在开始学写歌词,也不算晚,赶不上乔老爷,赶赶杨大姐也好。我想。

  那位找我写歌的朋友最近没再给我电话,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了。不管他们用不用我,我还是要写下去。杨老师已经把房地产事业做得如歌一样美丽了,我在想我也要把歌写出花来。

  至于钱嘛,我想了一下,写了几十首歌却从没挣过钱,万达队歌那次我就在万达俱乐部,算是奉献了。唯一见钱是2005秋天为大连日报60年大庆写社歌获了一等奖,报社工会奖了我和曲作者佟小东各1000元。

这钱答应请同事吃饭,至今还没兑现。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