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后皇嘉树

苏世独立 横而不流

 
 
 

日志

 
 
关于我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屈子橘颂,立身之仪。二月十九,我之生辰。佛缘所结,菩萨观音。旅顺横山,观音广场。我撰长联,刻于牌坊。广大灵感,有求必应。秉德无私,渐入佳境。朋友好好,不论大小。钱财寥寥,不虑多少。办报办台,造就我才。辉煌九六,不败花开。得也投入,失也投入。策划主持,诗词歌赋。诗配姜末,我是葱花。有求必应,服务大家。花中爱菊,春风不妒。酒中爱啤,所以大肚。真水无香,菩萨有眼。知足常乐,时时自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故事:高考1977,我的作文获满分……  

2008-11-25 07:21:09|  分类: 我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岁的状元郎 放下牛鞭入学堂

我的故事:高考1977,我的作文获满分……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1977年中学毕业那年,我17周岁。那时候,“四人帮”刚刚粉碎,我们国家和时代经历了一个拐点,在邓公历史性的过问和布置下,关闭了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打开。全国570万考生走进了考场,这是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历史性考试,招生比例是29:1。作为十年浩劫之后第一届通过高考入校的大学生,我很荣幸成为这570万人当中的一个并且成为辽宁省的作文状元。但是当时我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感觉,虽然拨乱反正已经开始,但是在我那个时代根深蒂固的观念里,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是天经地义的,根本没有参加高考的思想准备。大概正是这个原因,让我高考一波三折。

               下乡庄河赶牛车 爸爸有事对我说

 1977年8月,我从大连第34中学毕业,解放牌大卡车把我们送到庄河县高岭公社大朱家大队小房身青年点。我们点是一个小点,9个男生,5个女生,一共14个人。这是我第二次下乡。我9岁时曾经随父母走“五七道路”到新金县唐家房生活了六年,所以我对农村生活一点儿也不生疏。不过这里比那里更艰苦一些,没有电,晚上打一会儿扑克鼻孔都变成了黑色。记得在干了一个多月农活之后,生产队长问我们几个男生谁会赶牛车,我说我会,而且三下五除二就把三头牛给套到车上了,队长点了头,我就“打打咧咧”赶起了牛车。这在当时是最轻快的活,每天白天赶车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晚上红泥小火炉,写诗又看书。现在我还保留着当年的日记本,有打油诗为证:“挥锨一身汗,出粪在猪圈,若无臭粪肥,岂有香菜饭!”

  我的爸爸张毓财当时也在大连34中学,是语文老师。大约秋天的时候,他给我来信说有可能恢复高考,让我抓紧时间复习。但在偏远山乡什么资料也没有,我也不懂得什么叫高考,在心里一直没有重视起来。后来,爸爸急了,给我发来电报,说“家中有急事,速归”,我才半信半疑地回了城。这时候才知道家里已经紧急行动起来,爸爸准备了好多书,等着我复习上阵。当时受“文革”遗风影响,重理轻文,认为搞文容易犯错误,所以父母都主张我参加理科考试,将来当工程师。可是,我的中学时代常常“开门办学”,没有受到系统教育,物理稀里糊涂,化学基本不懂,复习了十来天,眼看着高考临近,还是一塌糊涂。无奈,爸爸只好建议我改考文科。好在从小受爸爸影响读了古代诗词等一些文学方面的书,历史和地理也不陌生,只好匆忙上阵了,胡乱翻了几天书,就匆匆赶回农村应考了。

  踏雪走了一小时 烤着火炉答试题

 我的考场设在高岭公社中学,那里离我们青年点大约有七八里路。点里和我一起去考试的还有一个同学名字叫杨魁。记得考试那天是12月1日,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早晨天还没亮我们就起了床,这时青年点炊事员(我记得叫于娥)早已起来,拿出珍藏的白面给我们擀面条。说实话,我平常最不喜欢吃面条,可那是全青年点同学的一片心意,我只好愉快地吃了下去。然后穿上大棉袄,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山路去赶考。雪地里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公社中学的考场。那时的教室中间放着一个铁炉子,门窗透风,屋里很冷,老师就不断在铁炉里加柴火。我们答卷时手冻木了,就到炉前烤烤手,然后接着答。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教室里的木制课桌桌面上坑坑洼洼,有很多刀刻的痕迹,所以用钢笔答卷,字很难写得平整,我尽量一笔一画地写,把平时练的《红灯记》钢笔字帖那点功底都拿了出来。

  那年的高考语文卷共100分,基础知识40分,作文60分。作文题是任选题,一共两个,一篇是记叙文叫《在沸腾的日子里》,另一篇是议论文叫《谈青年时代》。我选择了后者。记得当时在草纸上简单列了个提纲就开始写,写的过程中我引用了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好几位古今名人的格言警句,很投入很动情也很畅顺。实际上,做作文的那几十分钟,完全是上中学后坚持看书写日记的厚积薄发。虽然那时很多东西都成了“封资修”可以看的书少的可怜,我还是在仓库里偷读了一些爸爸讲课用过的大学语文教材。我的体会是,写作文要靠平时积累,现抱佛脚是不行的。

30年前我的高考满分作文是怎样写出来的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刚上大学那年暑假,我回到新金县唐家房看老乡……

 爸爸参与批作文 错字缘何没扣分

 我的试卷是爸爸参与批阅的,但是60分满分不是他给的。高考结束以后,爸爸被临时抽调到省里参加语文封闭批卷工作。那时百废待兴,文苑荒芜,批卷老师一连几天也没有发现一篇好文章,忽然有一天,一位批卷老师惊叫着说批到了一篇好作文。周围的几位老师也都兴奋地传阅,一致叫好。我爸爸拿过试卷,通读了一遍,强烈地感觉这是他儿子的作品,但是看到字迹特别工整,又怀疑是否出自儿子之手,因为我在青年点平时给家里写信总是龙飞凤舞,字迹潦草。但是从文章里面大量引用诗词来看,爸爸还是有数的。据爸爸说,当时我的文章中有一个错别字,就是“度过青年时代”的“度”字我写是渡江的“渡”,按照当时的规定,错两个字就要扣掉一分,批卷老师经过讨论,大多数人不同意扣分,好像最后由评卷组的领导请示上级后,做出决定给出满分60分,这是那年高考大连市唯一一个作文满分。批卷结束回到大连后,爸爸把这件事讲给妈妈听,妈妈也认为那是儿子的作文,他们兴奋得一夜没睡,期待着儿子早日金榜题名。

后来,分数分布了,我才知道爸爸看到的那篇作文的确是我的《谈青年时代》,我当年的总分数是265分,其中语文卷是96分,,而数学只考了32分,不过我的这个成绩在当时文科生里已经相当不错了。再后来我和杨魁到庄河县城去参加高考体检,大夫们听说我是作文状元,都围着我问东问西,问我父母是做什么的。那天在庄河一家饭店第一次喝了一大碗散啤酒,我和杨魁踌躇满志,壮怀激烈,畅想未来,很是热烈。

志愿报高落了榜 回到农村也挺爽

 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终于发榜了,而沉浸在作文状元喜悦中的我却落选了。原因很简单,志愿报高了,报砸了。爸爸曾建议我报相对低一点的学校例如辽大,但是我很幼稚也很犟,我第一志愿坚持报了南开大学,理由也很简单:那是我最崇拜的周总理的母校。后来得知,那年辽大的录取线是220分,辽师的录取线是180分,遗憾的是,我实在是不懂得报志愿的学问,辽大只是我的第三志愿。自然没有学校录取我了。后来我还听说,南开大学图书馆系当年在大连只招了一个人,我总分又不是太高,所以落榜也是正常的了。落榜之后怎么办?也没怎么沮丧,过了春节,我又乐乐呵呵回农村赶起了牛车,写我的诗。我在1978年3月14日写的一篇日记真实记录了我当时的心情:“运交华盖欲何求?心往南开志未酬。堪笑自诩千里马,尤恨不识股弦勾。水上浮萍无根底,世间伯乐有慧眸。头书堆更努力,灯燃不灭常蓄油。”

 柳暗花明招走读 我上辽师去念书

 3月份的一天,公社文教助理王师傅骑着自行车来到我们生产队,告诉我说:“嘉树,你现在有希望了,现在上级决定扩招走读生,你可以上大学了。”他拿出一张表,让我填志愿,当时大连招走读生的文科大学只有辽财和辽师,我不假思索地说:“辽财出来打算盘当会计,我不感兴趣,还是上辽师吧,将来学我爸爸,当教师。”4月6日,我在庄河的青年点接到了辽师的入学通知书。第二天下午,我回到了大连,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有意思的是我所在的辽宁师范学院政史系77三班走读班也和我们青年点一样,9男5女,一共14个人。四年之后,大学毕业,我和同班的阮晓浒同学被直接分配到大连日报当记者,我那年才22周岁,他已三十五六了。年龄差异悬殊,这也是那年考生的一个历史的特殊的历史现象。我先在理论部做《青春》编辑,后来又参与创办《棒棰岛周报》和《大连晚报》,我的青年时代就这样度过来了。

  末了,我想补充说两件事,一是就是在高考落榜的时候,我爸爸曾经给邓副主席写过一封信,反映高分数考生因为报志愿而落榜贻误人才的不合理现象。当然邓副主席也不知看没看到信。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在二十多年的办报工作中,凡是写到“欢度佳节”之类,再也没有错写过“渡”字。

  三十年过去了,我手里保存的当年的作文答卷是1978年大连34中学语文组油印的,纸已黄皱,文也幼稚,但是再读之后,往事如烟,依然令我潸然。(此文原载大连晚报2007年6月9日)

30年前我的高考满分作文是怎样写出来的 - 后皇嘉树 - 后皇嘉树

                             这是我高考之后写的一篇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